筆者曾經拜讀股市經典作手李佛摩的回憶錄

李佛摩的經典作,作空美股變成一夜之王

換句話說

早期的投資習性都是「作多」

而李佛摩選擇「作空」,殺的又急又快賺更多

 

作多:下殺力道越快越攤平

作空:下殺力道越快越放空

 

當時的時空背景是個資訊不對稱

常常跑號子的投資人,也只能從報紙知道財報資訊

往往利空出現的時候,卻是又急又快時間又長

 

筆者曾經分析台股大跌的情形

最後一次是2009年金融海嘯,很多股價都腰斬

而更早期的時候,甚至有下殺60%~80%的情形,1萬2000點下殺到3000點

 

回過頭看看當時,網路其實也夠發達

但是想要下單,還是必須跟交易員下單

散戶除了坐在號子的人,很多人根本很難第一時間殺出

經過一夜掙扎,還是有個不甘心,下了第二天賣不掉的價格

有的股票一路跌停

最後很多人加碼攤平,結果出場

或者長期套牢,或者下市

 

現在2019,智慧手機、電子下單、甚至財報通通透明

交易員銳減,每個人都可以透過電子下單做多做空

所以形態開始轉變

 

下殺的時候,很多人乾脆反手放空

創新高,很多人賣出,更多人反手做空

換句話說

當時李佛摩在做的事情,現在大家都做的到,就是放空

另外當沖降稅,也出現了當沖盛行

 

本來一個上漲的趨勢,因為利空突擊,像是川普

在早期,甚至2009,應該會有腰斬或下殺30~40%

而現在呢

除了2018年10月-2019年1月的崩跌

之後的下殺幅度越來越小

而上漲力道也越來越小

形成了一個區間上下劇烈震盪

 

新一代年輕散戶,就是大跌做空、大漲做多,中場當沖

老一輩資身散戶,就是大跌加碼、大漲停利

 

即使外資、法人都有新一代跟舊一代

 

兩邊互相交戰後

股市就是劇烈震盪,趨勢也跟著上下震盪,不然就是整盤極久

 

所以筆者歸納得出一個結論

 

超久整盤

→無預警暴漲

→一堆利空暴跌

→利空中短天期內拉到不可思議價位嘎空

→創新高到你懷疑人生

→瞬間下殺到懷疑人生

→又回到整盤

 

一句話就是→趨勢墊高(殺低)新的手法

 

舉個例子

川普宣布貿易戰+蘋果財報下修→高檔盤整短天期後下殺9300

中美握手→拉抬到即將創高

川普又要課稅→短天期又下殺10200(中間政府護盤)

G20又握手→拉抬到即將1萬1

川普又要課稅→短天期下殺10100(中間政府又護盤)

2019/8/5台股大跌200點,V形反轉,硬收接近平盤

 

筆者認為 2020即將到來

是總統大選,撇開一切貿易戰

其實總統大選前夕,都有選舉行情

股價通常都是上升>下跌

所以大趨勢往上不變

 

那再把貿易戰因素加進去

貿易戰,筆者認為是利空

所以是把本來往上衝的力道,加了一個緊箍咒

換句話說,趨勢的斜率會變緩

但是前面說過,早期是趨勢不對稱

現在是突擊式拉抬跟下殺

 

通常只有在最內部的人才知道消息

像是川普們

多空的趨勢結構不明朗

市場分析師有人多、有人空,還有多翻空、空翻多

怎麼說都對

 

問題是,散戶有賺到錢嗎?

 

筆者這兩年投資經驗

得出一個結論

 

買進的股價,最好先忘掉,當做自己沒有買

下殺的時候,要先考慮如果回升你能賺多少,再找可接受的價格進場

千萬不要用攤平的心態,兩倍三倍的籌碼再丟

筆者認為用第一次買進的資金,買入第二次價位、第三次

大概分3~4次買進後

還是等待你的目標價

 

舉利

例如260以上有壓,曾經來到270

原本260買入期待賣出288.5

現再來到240加碼,也要抱著288.5賣出的心態

之後216、207加碼,也是抱著288.5賣出心態

 

然而,甚麼時候要賣出,而且要趁反彈快出掉

1.國際利空:川普無預警課稅,短天期內生效

2.戰爭或者解放軍鎮壓之類道德上利空

3.金融型海嘯

 

因為反彈也是又急又快,甚至嘎空

 

意思是,目前的狀況

等待獵物出現,再出手

比起追高殺跌,投資報酬率會高一點

 

以上筆者自己的筆記,給自己看的,請勿跟單,投資風險要自行負責喔

 

 

廉貞貪狼不專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